首頁 印刷公司簡介 印刷新聞 經驗技巧 印刷工藝 印刷常識 設備介紹 博客 留言板 聯系我們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昨天 -> 書畫復制
書畫復制作偽的幾種類型
日期:2011-11-11 16:21:05  瀏覽量:1442
   
書畫復制作偽的幾種類型:“克隆”一詞,大家都不陌生,書畫復制詞意也無需再作解釋。現在筆者將其借用到我們設身處地的書畫鑒定這個特定中來行業,純粹是因為這個詞所表達的原 意義與本文所要重點說明的內容在表象與本質上均有可比擬性。因此,它可以幫助我們更深刻地認識名家書畫作偽活動的動機﹑炮制手段﹑操作程序﹑拋售策略乃至于仿制品的成品模樣等等,為書畫鑒藏界朋友們的書畫辨偽工作帶來一些有益的啟示。書畫鑒定意義上所謂的“克隆”,較接近于書畫教育活動中的專業術語——“對臨”?!岸粵佟?,意即對照著書畫作品的母品原作或印影件原原本本地寫或畫出來,它是學習書畫技藝過程中最為通用的“臨摹”手法中的一種,曾被古今業內人士認為最為行之有效的打基礎階段的學習方法,但“對臨”的初衷應該說是與書畫作偽并無關連的。而“克隆”則不然,它是當今書畫造假之徒有意識,有步驟,以欺世盜名﹑謀取暴利為首要動機的炮制名家書畫贗品的陰謀活動??梢運怠懊曰笏恕薄笆瓜顏呱系薄筆撬鬧占勘?,只要造假者在暗中所實施的該舉動一時不被覺察出來,“克隆”某名家書畫的活動將會在若干時間段內變著花樣無休止地進行。如今,被“克隆”類型贗品蒙騙過的人已實在不少,他們中既有普通的書畫收藏愛好者,又有書畫創作和理論界的專業人士,甚至于還有平時眼力不錯的書畫鑒定家。因此,書畫“克隆”作偽是當今社會上健康書畫鑒藏力量的“心腹之患”,如不將其徹底的從全方位進行揭示,其危害將是無法估量的。
  在現實中,同樣是屬于“克隆”性質的作偽,但由于造假人自身的主客觀條件不同和作偽者“策劃理念”的差異,使得流到社會上出現在我們面前的諸多“克隆”性質的作品會有各式各樣趨大同存小異情形下的相應類型,它們對不同的書畫鑒藏者所產生的迷惑度也有相對的“厚此薄彼”之處。為了摸清書畫“克隆”作偽的炮制規律和成品類型,筆者在最近幾年的時間里對其作了一些跟蹤探查與類別分析工作,現總結出它們常見的主要類型如下:絕對“克隆”﹑相對“克隆” ﹑更名“克隆”和變態“克隆”。
 ?。ㄒ唬┚浴翱寺 ?
  絕對“克隆”,是指造假者就像“復影機”一樣將某位書畫名家的某件作品原原本本地復制出來,有的甚至于連贗品的外圍裱件都力求仿得與原作的一模一樣。從造假的數量上看,炮制者針對某一母本有的僅“克隆”一張,有的則“克隆”好幾張不等。總之,它是現時市面上最為常見的且極具欺騙性的名家造假方式。操作人一般具有較深厚的藝術功底(他們有的本身就是水平不差的職業書畫家),當然他們也會在事先投大量的人力物力進行揣摩演練的準備。這一類型的贗品一經“克隆”面世,只要造假者確實如上述所說的“修煉有方”的話,一般可以使偽作達到行話所說的“亂真”境地。在母本原作不露面;一真一贗作品間不存在作比照(貨比貨)可能的前提下,大多數人是看不出偽作破綻的。據說當年張大千就是這樣的一位傳奇“克隆”高手曾購進一些宋﹑元﹑明﹑清時期的名家畫作,暗地里進行絕對“克隆”手法的操作(他還擅長其他手法),然后便將真跡藏起,把仿品賣出。結果連吳湖帆﹑黃賓虹等這些當時書畫界的頂級鑒藏家都看走了眼,以至于現在國內外的一些博物館至今都還收藏著他制作的名畫“克隆”本。現在我們所處的年代比起張大千生活的時期無論是人的聰明才智還是社會科技的發展水平都要高出許多,書畫作品的“克隆”技術沒有任何理由不會有教大的長進。不能不說的是,在近現代名家書畫的“克隆”造假術這一“潛在”的特定領域,某些炮制者的實際操作水準確實已臻于令人難以置信的境地。
 ?。ǘ┫嘍浴翱寺 ?
  相對“克隆”的含義可以從它與絕對“克隆”的比較區別中得以明確:絕對“克隆”是對原作所有內容完完全全的復制,相對“克隆”則是大部分內容的完全復制,小部分的內容根據母本原作上的具體情況做了一些相應變動。產生這種規定性的根本原因大多數是因為書畫原作中(此處主要指畫)題款字數太多并且該名家的書法水準極高,完全復制的難度較大。而對于一件贗品的仿真程度如何來說題款畢竟只是屬于相對次要的部分,題款多的是完整的一件書畫作品,題款少的也未曾不是一件完整的書畫作品。將其作一些刪減或外帶拼湊處理,實際上是在重點保證大感覺“像”的前提下相應降低了早造假難度,以免“言多必失”導致偽作的全盤敗露。現在,以相對“克隆”手法炮制出來的名家書畫贗品在世面上也是比較多的,它的影蹤經常都會出現在國內的各種書畫經營機構中。
 ?。ㄈ└翱寺 ?
  有的名家書畫作品的造假者,為了增強偽作第一印象的“隱蔽性”,鑒藏者更容上當,就專門選擇一些特殊類型的名家原作或原作影印件進行先期“克隆”,在“克隆”工作接近完成,操作實施到偽作題款步驟時,有意將偽作的署名作“張冠李戴”的技術處理。同時,題款的字體也會根據被摹仿者和被冠名者的具體情況決定或作或不作一些相應的變化。此舉用意在轉移鑒藏家在審閱該“克隆”品是的警覺視線,使他們即便找遍署名名家的所有作品資料也不能看到該贗品的仿制母本(書畫鑒藏界不少人在針對某一名家作品作真偽鑒定通常總要查閱一下該名家的作品以增強判斷信心),從而發現不了“廬山真面目”。這種以更改原作者署名的炮制名家贗品的造假手法,我們稱其為:更名“克隆”。
  更名“克隆”的偽作在市面上目前被發現的數量雖還不算很多,但它偶爾混跡于某個名家書畫展銷或拍賣場所時其欺騙性卻足可稱為“不同凡響”,若是沒有引起鑒藏家們的警覺,它的確不太容易被識破真相。
 ?。ㄈ┍涮翱寺 ?
  變態“克隆”說的是造假者在實施“克隆”造偽時,抑或是對原作者創作手法認識理解上的偏差,也可能是個人某項操作能力的局限,他們或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將操作工具和施用質料作變換,最終利偽作的成品既是根據母本原作的畫面仿制而來卻又似乎“有所不顧”其表面上某個項目的外觀差異,從而造成自原作到仿品的“變態”感覺。雖然這種造假手法其成品有一定程度脫離母本原作的成分,但本質上它還是屬于“克隆”性質的作偽。需要特別提及的是,變態“克隆”出的贗品多數都與仿造現代著名畫家潘天壽的作品有關。大家知道,潘天壽兼擅指墨畫與“筆墨畫”二種技藝,在許多書畫鑒藏家的心目中,潘氏的指墨畫更具有他個人的藝術獨特性,在書畫藝術市場上其價格更高也更容易出手。因此有些造假就將造假目標重點盯在他頗具代表性的指墨畫作品上,自以為他的指墨畫類型作品無論是線條還是墨塊乃至造型都會相對單純﹑簡潔一些,仿起來可能比較容易“像”。于是在造假操作時便產生二種情況:其一,造假在具體實施時往往因為對宣紙的加工乏術,運指不得法,故仿制的效果不理想,最終不得不改用毛筆和一般性生宣紙操作。其二,也有的造假者根本就不知道原作是指墨畫而非“筆墨畫”的套路操作起來,這樣就不可能不使成品于原作有所出入(先不論仿者與被仿者藝術功力深淺的差距)
 
版權所有:北京印刷公司(因為專業所以做的更好-因為用心所以走的更遠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昨天 www.qpgskr.com.cn)